首页 > 公司新闻 > 这群“怕生”的人靠大山改变了命运_国内

 

这群“怕生”的人靠大山改变了命运_国内

原标题:这群“怕生”的人靠大山改变了命运

  新华社昆明8月9日电(记者李自良、伍晓阳、庞明广、杨静)与记者交谈的间隙,德昂族村民赵腊退通过微信,卖出了两单酸茶,入账1100元。一度濒临失传的德昂族酸茶,如今焕发出新的生机。

  用手机做生意,对城里人不算新鲜事儿。但对大山中的直过民族来说,从没有商品观念、不会做生意到如今用上“电商”“微商”,无疑是一种巨大进步。在这过程中,大山里丰富的“山货”,开始扮演起扶贫的新角色。

  基诺山、哀牢山、三台山……我国直过民族聚居的地方,多为偏远山区。

  大山,养育了直过民族。自古以来,直过民族群众通过狩猎、采集等方式从大山中获取食物,并将部分“山货”通过“以物易物”,去换取铁器、盐巴等生产生活资料。

  大山,也束缚了直过民族。群山阻隔之下,直过民族地区陷于贫穷闭塞,与外界的交流联系不多。有的民族遇到生人甚至会躲起来,不敢打招呼。

  生活在云南哀牢山深处的拉祜族苦聪人,就曾是一群“怕生”的人。

  过去,苦聪人会把打猎得到的兽肉、兽皮背到山下其他民族的村寨附近,把要交换的物品放在路边,然后找个地方藏起来。其他民族的人看到后,就知道是苦聪人来交易了,会拿食盐、铁器、旧衣服等物品来交换。等别人走远后,苦聪人才敢出来把换来的东西拿走。

  直到20世纪八九十年代,苦聪人还延续着“以物易物”的交易方式。云南省镇沅县九甲镇和平村52岁的苦聪人村民孙少荣说,苦聪人去镇上赶集,会背着自家种的玉米去换酒,或者拿一个鸡蛋去录像厅里看一场电影。

  “现在我们可不一样了。”年轻时还在山上刀耕火种的孙少荣,如今已成了做生意的好手,他在自家地里种了野三七、重楼等中药材,因为用山灰做肥料,不施化肥,药材品质特别好,野三七每公斤能卖1200元。

  古树茶、药材、蜂蜜、土鸡、野生菌……家住景洪市基诺山乡洛特老寨的基诺族村民春雷说,这些曾经藏在深山的“宝贝”,如今成了山外的抢手货。

  因为家里人口多、收入少,春雷家在2014年被确定为贫困户。经政府引导并组织培训,春雷一家这几年陆续种了110多亩橡胶、芒果和生态茶,家庭收入快速增长,2015年就实现脱贫。

  去年,他卖自家种的茶叶收入5万元;收购加工茶叶赚了8万元;割橡胶卖了1万多元;就连从山上采的大红菌,也卖了两三千元……

  基诺山每半月举行一次“山货赶街日”。村民们把采集来的大蝌蚪、蚂蚁蛋、山螃蟹、鸡枞、蜂蛹等山里特有的产品拿来出售。为了购买山货,许多景洪市的城里人一大早就开车赶过来,唯恐错过难得的“野味”。

  布朗山的普洱茶、阿佤山的蜂蜜、三台山的坚果、独龙江的草果、怒江大峡谷的核桃……精准扶贫中,直过民族地区念好“山字经”,唱活“林草戏”,推动生态产业蓬勃发展,走出了一条绿色脱贫之路。

  在独龙族聚居的贡山看广告赚话费县独龙江乡,草果已成为最大的产业。这种作物种植在林下,产品可以用作药材和调味香料。目前,独龙江乡种植草果达6.8万亩,人均接近16亩。2018年,草果给独龙江乡群众带来人均收入1800余元。

  甚至连直过民族看惯了的大山,也成了山外人争相打卡的“网红景点”。

  47岁的亚珍家住云南省怒江州福贡县匹河乡老姆登村。从她家推开窗户,就可以远眺怒江大峡谷、高黎贡山的“皇冠山”和“石月亮”景观。“老姆登背靠高山、前临悬崖,是难得的风水宝地。”亚珍说。

  早在20多年前,老姆登村就吸引了一些背包客前来踏访。亚珍也在背包客的建议下,于2004年把自己家改造成了客栈。近年来,随着当地交通改善,乡村旅游日益红火。“自驾游客越来越多,每到过节时客栈家家爆满。”亚珍说。

  据村干部介绍,老姆登村目前有19家客栈,旅游从业人员有130余人,旅游年收入达300多万元。

  前不久,亚珍又从银行贷款,新建了一幢四层的山景酒店。“我想让游客从房间里就能看到老姆登最美的山景。”她说。

  山还是原来的山,山已不再是原来的山。对世代生活在高山峡谷里的直过民族群众来说,家乡的绿水青山已经变成金山银山。


上一篇:CoCo奶茶员工私改小票疑支持“港独” 公司回应

下一篇:“高颜值”书店催热全民阅读_国内
友情连接:
 

度假村首页度假村简介温泉养生馆健身娱乐温泉食府会议中心客房服务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东燕郊经济开发区102国道北侧  邮编:065301   预定电话:010-59798888(销售部)